漳州龙海程溪镇84岁独居老兵徐厚皮 坚持捐款10年

N海都记者 曾炳光 文/图

海都讯 漳州龙海程溪镇的徐厚皮阿伯,今年84岁了。10年来,谁也不知道,他总是时不时地进城去干什么?

“我谁都没有说。”徐老伯说,他不定期会到漳州市红十字会捐款,但这件事他连儿子都没有提起过。

徐老伯在屋顶种菜,自给自足

安置房简陋,老人生活清贫却十分知足

这周一,徐老伯一大早就来到漳州市区。因为市红十字会迁址,他问了几个人才找到新址。这次,老伯捐出了400元。

他说,其实自己周日就来过一趟,“忘记看日历了,不知道没有上班”,只好搭乘18路公交车,再转车回家。

红会秘书长洪余璇说,徐厚皮老伯从2008年汶川地震开始,每年都不定期来捐款。有一年生病了,他还坚持要补上。有时候老人不愿意登记,工作人员就没有给他登记。一本新的登记本,记录徐老伯2016年曾到场捐款3次,共计2000元。

工作人员赖女士告诉海都记者,老伯的经济状况并不好,主要经济来源是政府每个月700元的老兵补贴。她曾劝说老伯,钱留着自己用,过好一点。但老人还是不定期出现了,让她很感动。

昨日,海都记者驱车30公里,在程溪镇洋奎村村委会附近,找到了徐老伯的家。

这是只有一层混凝土结构的房子,墙壁简单涂抹了水泥,一张破旧的桌子,一台12英寸的电视,一台落地扇,陈设简陋。进入里间,床紧挨着灶台和厕所,功能区没有隔开。楼梯护栏还是老人自己用木料简易钉起来的。

2006年,老人的房子被洪水冲垮,搬到旧宅居住,结果房屋开裂,不能再住人,2017年才在政府的协调下,住进了这排安置房。徐老伯说,自己是最后一个住进来的,现在几户老邻居大家也熟了,经常聚在一起打牌消磨时光,也是其乐融融。

因为儿子一家长年在外打工,老伴去世30多年了,徐老伯大多时间一个人生活。他跟记者算了一笔账:一个月吃30多斤大米,要70多元;电费每月都在40元左右,水费30多元;最主要的支出,是每天一粒抗过敏药(2.5元/粒);再加上一些油盐、修修补补等开支,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差不多是300元。

老人带记者上了屋顶,一片不大的蔬菜“基地”,种着地瓜叶、空心菜、韭菜……“现在蔬菜无论好坏,一斤都要2元以上。”老人说,自己种菜吃,省下菜金,就可以把钱捐给比自己更需要的人。“多少算一点心意,并不是捐款。”

相关信息

欢迎谈谈你的看法哦

热门文章
今日言论
海都报手机端